北京: 伦敦: 纽约: 东京:22:56:31
相关推荐

深度解读:沙特“石油沙皇”落幕对OPEC和伊朗的影响

作者:青海伟仁商品交易中心  来源:青海伟仁商品交易中心  日期:2017-11-06 14:46:47 

青海伟仁商品交易中心正规、合法的交易平台,提供  青海伟仁 青海伟仁商品交易中心官网 等相关信息。

  沙特正在执行“史上最具野心的”经济改革计划《愿景2030》。这份计划的执行效率是如此之高:上月初刚刚公布,本月初沙特政府部门便开始大规模洗牌。令人意外且极具戏剧性的细节是:作为改革计划的一部分,政府核心人物之一、纵横世界能源业长达20年的石油部长纳伊米(Ali al-Naimi)被迅速替换。

  整个事件的重点,并非新任石油部长是谁,而是它解开了外界关于“沙特真正掌握石油政策话语权的人究竟是谁”的疑问——他就是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穆罕默德政治势力在石油界的崛起引发了外界对其未来石油政策更高的关注。

  纳伊米被替换后,沙特王位第二顺位继承人、副王储萨勒曼将紧握这个国家的能源政策大权。对此,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官员表示,这将使下个月召开的OPEC大会更难达成冻产协议。萨勒曼在沙特石油政策方面态度强硬,一再强调他的沙漠王国在油价崩溃面前也要维持高产量。

  OPEC官员认为沙特新油长法利赫(Khalid al-Falih)上任后,沙特更不可能提议变更OPEC现行政策。6月2日召开的OPEC会议仍将漫长且充满火药味。一些成员国希望该组织减少或冻结产量,而伊朗在西方国家对其核制裁解除后决意增加产量。本周日,沙特宿敌伊朗已经再次明确否认加入冻产的可能性。上一次在多哈的冻产谈判,沙特主要是因为伊朗不加入冻产而临时变卦,导致冻产协议流产。

  能源咨询公司Alfa Energy董事长、OPEC长期观察人士霍尔(John Hall)称,纳伊米了解OPEC,OPEC也了解他,任何人事变动都将给OPEC部长们带来新问题。他表示,沙特石油部在新大臣掌控下无疑将有新的方针,对此外界需要时间去了解。

  法利赫是经验丰富的石油公司高管,他领导国有石油公司多年,但从未参加过OPEC会议,也不像纳伊米那样与其他国家有长期的关系。法利赫将不得不应对来自伊朗竞争加剧的格局。伊朗是沙特在中东地区争夺权力和影响力的主要对手。伊朗官员称,西方制裁结束后,伊朗已经展开行动以夺回原油市场和化学品等石油产品市场的客户,这些客户曾流失至沙特和其他国家。

  

  伊朗国家石油公司董事总经理Rokneddin Javadi上周表示,准备在重获制裁前的市场份额后,与OPEC成员国一同采取联合行动。但据伊朗油长赞加内(Bijan Namdar Zangeneh)周日的说法,德黑兰不会接受任何有关冻产的计划。经济咨询公司Medley Global Advisors的埃尔金斯迪(Yasser Elguindi)表示:

  “我们知道沙特不会单方面减产来支撑油价,我们也知道他们将满足所有客户的要求。这是沙特政策的长期基石。”

  OPEC官员称,纳伊米退出舞台后,伊朗油长赞加内的影响力将增大。他是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为改革国家石油产业亲自挑选的人物,他们的关系紧密,就如同纳伊米和沙特的前国王们那样。

  那么,沙特“经济沙皇”萨勒曼为何要替换纳伊米?在路透专栏作家John Kemp看来,沙特正意图利用石油作为武器,以追求在更广泛的层面对伊朗实施更加强硬的态度。沙特决定让多哈冻产会议协商无果,似乎证实了沙特石油政策改弦易辙。数十年来,沙特坚称不会把石油当成是外交武器,但现在它却这么做了,而这只是该国与伊朗冲突加剧的一环。

  一位OPEC官员称,世界现在更加关注的是OPEC内部的团结性,“我们还能不能看到一位与纳伊米地位同等的沙特油长?我觉得不能,尤其是现在,很明显所有决策都出自那位副王储。”

  另一位OPEC人士称,随着OPEC越来越政治化,任何协议都会更难达成。他指出,例如叙利亚和也门等地缘政治冲突必须首先解决。他说:“在波斯湾南部,石油越来越像政治商品,而不是经济商品。OPEC处于艰难境地。”

  沙特副王储上月初在彭博采访中用五个小时畅谈了他颇为宏大的国家经济改革构想,旨在在2020年前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包括拿出国有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至多5%的股份公开上市募资,所筹资金用于建立规模高达2万亿美元的世界最大主权财富基金,还打算到2030年把武器国产化率从目前的2%提升至50%。

  鉴于兑现这些政策承诺的难度,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国王政策研究所主席尼克?巴特勒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评论称,这份宏伟计划的唯一问题是它完全不切实际,这只会让混乱的局面更加糟糕;对于沙特以外的国家来说,这种战略的幼稚是另一个不受欢迎的动荡和危险的源头。